米克人的創作小館

關於部落格
主要發表創作相關的圖面創作或文字作品
  • 77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試閱 阿卡迪亞傳奇-特爾斯前傳:年輕戰士的道路

 序章

男人不斷挖著土,用他粗糙不堪的雙手翻動地面,在白袍上留下黃色髒污。

他焦急的望向四周,每幾秒就檢查自己的成果,在這個郊區小鎮的外緣,與密林接觸的邊陲地帶,每當傍晚時分便有獵人出入;但如今是草木皆眠的凌晨三點,任何生物都不會經過,四周僅僅只有微風吹過草葉帶來的摩擦聲。

正因為如此安靜,男人更要保持警戒,比起具攻擊性的野生動物,他反而擔心某些夜晚才會出現的可怕東西。

突然間,男人的指間敲到一塊金屬板,冰冷的感覺爬上手掌,他急忙撥開土塊,月光打在漸漸顯露的金屬表面,平滑完整的反射出耀眼光芒,男人雙手將這塊圓型金屬板捧起,顫抖著翻向另一面,臉上的冷汗滴落在泥土上,瞬間沒了蹤影。

金屬板的反面刻著銀白色骷髏與燃燒於上的深紅烈炎,是死亡之神的聖徽。

他緊盯著金屬板,呼吸越來越急促,瞳孔在眼球上不斷抖動,他的記憶回到那場慘劇,伴隨著人們的慘叫與哭喊、痛徹心扉的悲鳴與狂吼。

男人知道現在不是回憶的時候,他急忙將金屬板收起,當死亡之神的聖徽落入白袍內袋時,耳邊響起過度安靜時才會聽到的詭異聲音,迫使他立刻停下動作。

咿咿咿咿咿……

風不再吹拂,鳥不再鳴叫,所有的一切都靜止不動,如同陷入死寂。

白袍男子感覺到危機已經找上自己,急忙轉身站起,同時掏出懷中的卷軸。

在他面前的是另一名法師,距離僅僅只有二十呎,全身被純黑不反光的絨毛斗篷罩住,背對著月光,以至於白袍男子完全看不到對方的面容。

黑袍法師胸口絲毫沒有起伏,彷彿是一尊雕像,從未在此移動過半步。

兩人在月色中對望,沒有人率先出手。

白袍男子不斷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,眼睛不斷飄移,最後又回到那兜帽下彷彿虛無一般的黑暗;相對的黑袍男子就跟死物一般,不但沒有呼吸,甚至連袍子也沒飄過,渾身散發出一股陰森的氣息。

白袍男子終於沉不住氣,打開捲軸便念了一段咒文,接著將捲軸拋向空中。

蘇爾卡歐……

愛普里西恩……

黑袍法師硬是插入了乾啞的呢喃,彷彿早就準備好接上對方的咒語,捲軸頃刻間被大火吞噬,為這片夜色帶來了些許明亮,但隨即熄滅。

即便只有一瞬間,白袍男子也已經看見對手的臉,他驚恐的張嘴大喊,卻發現自己根本聽不見任何聲音,甚至連過度安靜時才會聽到的詭異聲音也沒有。

雖然早已做好夜間行動的準備,但男人不免心有餘悸,對方張開無聲結界意味著接下來的事情將不會被任何人聽見,這麼做的目的多半是殺人滅口,而且從張開結界跟反制魔法的手段看來,眼前黑袍法師的程度絕對在自己之上。

儘管知道對手棋高一著,但以任務來說,只要能逃跑就贏了。

白袍男子向後縱身一躍,左手閃出光芒,逐漸凝聚成雞蛋大小的火球,周圍的空氣因為冷熱對流形成一股無形的風壓,吹起樹林中的落葉。

橘色光球疾駛而出,伴隨著空氣襲向黑袍法師,同時白袍男子在右手凝聚能量,五支手指發出格外明亮的白光,接著一拳打出,五道光點瞬間飛出,在黑暗中化為曲線繞過對手,接著緊急迴轉與火球前後夾擊對手。

黑袍法師依然不為所動,任由火球在身前爆炸,吹倒了矮樹,點燃了因乾冷而枯燥的野草,塵煙與火苗瞬間漫佈周圍,掩蔽了兩人的視線,白袍男子不疑有他,立刻展開手勢準備詠唱下一段魔法。

如果能成功,要逃多遠都不是問題。

綠色的光束破開灰塵打向白袍男子,正專注於施法的他閃避不及被射穿胸口。

不過這道射線並沒有造成傷害,只是形成一層球體能量膜將男人包覆在內,白袍男子摸著自己胸口,表情扭曲且憤怒,因為他知道自己將無法使用傳送法術離開戰場,於是不得不放棄現在的計畫,趕緊變換手勢施展另一個咒文,將迴旋的氣流聚集於全身,使軀體緩緩向上飄。
現在也只剩下這方法可以讓他脫離戰場,回到遙遠的印提諾姆。

然而事與願違,光點與煙塵彷彿被吸到黑袍法師身邊,凝聚成一圈由烈焰形成的保護環,火苗不斷跳動,將身旁的可燃物質完全燒盡,連一片落葉也不例外;他轉頭看著上浮的白袍男子,緩慢提起左手,露出蒼白且毫無血色的皮膚,嘴角念念有詞,地上的影子開始蠕動,化為一條條黑色觸手,快速的伸向對方。

白袍男子知道如果被纏上就再也沒有逃脫的機會,趕緊攀升向上,但觸手的速度更快,從四面八方襲來,男人不斷在空中翻轉、迴旋,閃過每一個突然從背後刺向自己的攻擊,他掌握了每條觸手的動向,卻忘了注意黑袍法師的蹤影。

當高度已經來到觸手無法伸及的範圍時,白袍男子再次聽到自己喘氣的聲音,同時觸手的主人也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上,男人急忙尋找黑袍法師的蹤影,因為他知道對方決不可能輕易放過自己。

突然間白袍男子感到後頸一片冰涼,魔力沿著頸椎向下蔓延,頃刻間下半身已經完全僵硬,不但無法維持平衡,連控制飛行都做不到,只能任由自己摔落。

男人知道如果就這麼掉到地上,運氣好落個頭破血留,運氣不好被觸手抓住只怕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白袍男子緊張的吼出咒文,為自己開出一條生路。

巴薩萊!達斯!

一隻巨大的半透明手掌出現在白袍男子正下方,準備接住他。

畢卡洛……達斯……

另一隻半透明的巨大拳頭飛向巨掌,重重的敲了對方的手背,巨掌反過來包住拳頭,五隻手指宛如牢籠困住巨獸,但隨即被掙脫,一拳一掌彼此衝撞,最後巨掌指尖朝前,以手刀劈開拳頭,搶回它在白袍男子正下方的位子。

正當巨掌接住男人時,斷成兩半的拳頭又重新結合,從上往下狠狠的給了白袍男子一拳,連同巨掌一起向下壓。

「哦哦哦哦哦!」

白袍男子憤怒地大吼,準備凝聚起力量將自己撐起,但觸手已不知不覺纏上他的左腿,一把將男子拉至地面,接著所有觸手一擁而上,無視男人的意願爬上他的身體,綑綁他的四肢,在尷尬的地方游移。

這種搔癢的感覺沒有持續多久,下一瞬間,觸手迅速收縮,如蛇纏繞上獵物一般的勒緊全身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!」

白袍男子聽見自己的肋骨喀喀作響,疼痛逼他張嘴放聲大叫,卻立刻被觸手伸進嘴中,連吼叫都做不到,只能任由四肢不斷被拉扯,彷彿感覺自己被五馬分屍。

這種情況沒有持續太久,觸手似乎接到某個指示而停止動作,轉而將男人的雙手綑綁,像吊囚犯一般的懸在空中。

黑袍法師從陰影中走出來,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移動時肩膀毫無起伏,袍子末端順著雙腳擺盪;他無視觸手在周圍蠕動,緩緩地來到白袍男子身前。

隨著一步步逼近,男人的眼神越來越緊張,冷汗直流,僅管咬緊牙弄斷該死的黑觸手,也馬上被另一支纏住,最後兩人終於達到伸手可及的範圍,黑袍法師慢慢的抬起右手。

當袖布滑下時,露出的不是前臂,而是一副蒼白的枯骨,伸向白袍男子的胸口。

「嗚喔啊嗚啊!」因為嘴巴被觸手塞住的關係,白袍男子無法正常說話,但仍忍不住放聲吼叫。

食指骨刺進白袍男子的胸口,鮮血立刻泉湧而出,順著枯骨流進袍內,為蒼白染上一點血紅。

「嗚!」

隨著食指越插越伸,男人的眼睛睜的越來越大,突然間,深色霧氣從黑袍中竄出,快速的環繞著白袍男子,逐漸蔓延全身,最終來到眼前,男人發現霧氣其實是非常細小的黑色能量光體集結而成。

接著,這些看似安靜的顆粒瞬間撲向白袍男子的頭部,從耳口鼻竄進體內,侵入感讓他直覺噁心,痛苦不斷折磨他的意志。

僅管男人告訴自己要維持清醒,淚水仍不自覺的從眼角滲出,瞳孔顫抖著向上翻,手腳因為強忍著痛苦而劇烈抖動;黑色能量漸漸在血液中流竄,連皮膚下也清晰可見。

如果……任務失敗……無數人將會……

白袍男子的右手閃爍著劇烈光芒,使盡最後的力氣掙脫觸手,將掌心對準黑袍法師的額頭,魔法靈光頃刻間宣洩而出,成為一道金色光束。

黑袍法師不自然的扭頭閃過攻擊,僅讓光束擦肩而過,打在身後的大樹上,枝幹應聲斷成兩截,倒塌在叢林間。

在最後一擊後,白袍男子無力的垂下雙手,閉上眼睛準備接受自己的命運。

雖然不捨……但現在只能交給其他人了。

黑霧將男人的生命吸乾,血肉漸漸乾癟,皮膚也不再充滿血色,反而露出枯黃的表面,緊繃的肌肉失去活力,成為名符其實的乾屍。

黑觸手拋下白袍男子縮回地表,扭曲不成形的屍體躺在黑袍法師面前,他盯著對方看了許久,彷彿在研究一項精緻的藝術品。

達耶萊薩……

一陣黑霧從地面升起,環繞著穿著白袍的乾屍,受術者一動也不動的乾枯手指開始顫抖,手掌一開一合,在地上抓出五道刮痕,接著僵硬的撐起身體,無力的搖晃著腦袋。

「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……」他的聲音充滿無奈,因為軀體不再屬於自己。

乾屍沒有選擇的餘地,只能效忠眼前殺死自己的怪物。

黑袍髮師滿意的看著對方,正巧烏雲遮蔽了月光,帶來雨水與完全的黑暗,他抬頭望向天空,彷彿看穿了雲層。

沒多久,大雨掩蓋了戰鬥的痕跡,兩人也消失無蹤,唯獨在叢林斷木下,造型特殊的符文閃爍著淡淡藍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